• <li id="1ji6v"></li>

  • <dl id="1ji6v"></dl>
    <li id="1ji6v"></li>

        <dl id="1ji6v"></dl>
      1. <dl id="1ji6v"></dl>
        1. <li id="1ji6v"><ins id="1ji6v"></ins></li>

        2. <dl id="1ji6v"></dl>

        3. <dl id="1ji6v"></dl>
          1. <acronym id="1ji6v"><wbr id="1ji6v"></wbr></acronym>
                1.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微信關注
                  官方微信號:南方財富網
                  加關注獲取每日精選資訊
                  搜公眾號“南方財富網”即可,歡迎加入!
                  廣告服務聯系我們網站地圖

                  債券利息收入是否可以免增值稅?業內稱稅收政策仍有待完善

                  2018-06-04 09:47 稅屋網

                    只有金融機構持有金融債券取得的利息收入才能免稅,使得資金越來越只在金融機構之間流動,會進一步強化金融業為自己服務的傾向,不利于資金向實體經濟流動。因此,建議對所有納稅人持有金融債券取得的利息免征增值稅。

                    最近一段時間,金融和保險企業對債券利息收入是否全部免征增值稅討論頗為熱烈。作為一家大型保險企業的稅務負責人,筆者認為現行規定還有進一步完善空間。

                    免稅范圍規定明確

                    《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全面推開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的通知》(財稅〔2016〕36號,以下簡稱36號文件)附件1所附《銷售服務、無形資產、不動產注釋》規定,“金融商品持有期間(含到期)利息(保本收益、報酬、資金占用費、補償金等)收入”屬于“金融服務”中的“貸款服務”。因此,納稅人持有債券這一金融商品取得的利息收入,屬于增值稅征稅范圍。在征稅范圍內,政策規定明確免征的,可享受免稅待遇;未明確規定免征的,則應繳納增值稅。

                    那么,免稅范圍究竟有哪些?36號文件附件3規定,國債和地方政府債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稅。隨后,《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關于進一步明確全面推開營改增試點金融業有關政策的通知》(財稅〔2016〕46號)和《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關于金融機構同業往來等增值稅政策的補充通知》(財稅〔2016〕70號)先后發布,分別明確規定:持有政策性金融債券和非政策性金融債券(以下統稱金融債券)取得的利息收入,屬于36號文件附件3所稱的“金融同業往來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稅。

                    需要關注的是,國債和地方政府債利息收入免稅是針對所有納稅人的,任何單位和個人持有國債和地方政府債取得的利息收入,均免征增值稅;金融債券利息收入是作為“金融同業往來利息收入”免稅的,只有特定“金融機構”持有金融債券取得的利息收入,方可做免稅處理。特定的“金融機構”具體是指36號文件附件3第一條第(二十三)項所規定的范圍,具體包括銀行、信用合作社、證券公司、金融租賃公司、證券基金管理公司、財務公司、信托投資公司、證券投資基金、保險公司,以及其他經人民銀行、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批準成立且經營金融保險業務的機構等。上述范圍以外的機構,因不屬于36號文件規定的“金融機構”,其持有金融債券取得的利息收入不屬于“金融同業往來利息收入”,無法享受免稅待遇。

                    除了國債、地方政府債和金融債券外,債券還包括各類企業債券,包括企業債券、公司債券、短期融資券、中期票據、中小企業集合票據和非公開定向債務融資工具等(以下統稱企業債券)。根據現行增值稅政策規定,對納稅人持有各類企業債券的利息收入,無論是金融機構持有還是非金融機構持有,一律征收增值稅。

                    現行規定有待完善

                    從實務角度看,關于債券利息收入的增值稅規定還有待完善。

                    筆者認為,對金融債券利息收入按“金融同業往來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稅,從非金融機構角度看有失公平,也會對整個社會的資金配置產生扭曲效應。一家金融機構和一家非金融機構同樣持有金融債券取得利息收入,金融機構取得的利息收入享受免稅待遇,非金融機構則無法享受免稅待遇。這樣,因身份不同享受不同的稅收待遇,從非金融機構角度看明顯不夠公平,降低了非金融機構投資金融債券的積極性,減少了非金融機構作為資金供給方的投資選擇,同時也不利于金融機構作為資金需求方融資,從而對整個社會的資金配置產生扭曲。更重要的是,只有金融機構持有金融債券取得的利息收入才能免稅,從稅收政策層面會鼓勵金融機構相互持有各自發行的債券,使得資金越來越只在金融機構之間流動,會進一步強化金融業為自己服務的傾向。因此,筆者建議對所有納稅人持有金融債券取得的利息均予以免征增值稅。

                    同時,對各類企業債券利息收入征收增值稅,不利于降低實體經濟企業的融資成本,對企業通過發行債券直接融資也缺乏應有的稅收激勵。實體經濟是國民經濟的重要基礎,但目前面臨的突出問題就是融資難和融資貴。與金融債券相比,因企業債券利息收入無法享受增值稅免稅待遇,在信用風險、流動性等其他因素相同的情況下,實體經濟企業發行債券,要比金融企業支付更高的利率,不利于降低實體經濟企業的融資成本。如果對企業債券利息予以免征增值稅,要么會降低債券發行企業的利息負擔,要么會提高更多主體投資企業債的積極性,或者兼而有之。

                    我國金融體系改革的方向之一,就是要鼓勵企業通過發行債券直接融資,改變企業過分依賴銀行貸款等間接融資方式。通過金融脫媒,使資金供求雙方直接對接,形成市場化的利率,既可以降低資金需求方的資金成本,也有利于提高資金供給方的資金運用收益。

                    南方財富網微信號:南方財富網

                  十一选五玩法及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