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1ji6v"></li>

  • <dl id="1ji6v"></dl>
    <li id="1ji6v"></li>

        <dl id="1ji6v"></dl>
      1. <dl id="1ji6v"></dl>
        1. <li id="1ji6v"><ins id="1ji6v"></ins></li>

        2. <dl id="1ji6v"></dl>

        3. <dl id="1ji6v"></dl>
          1. <acronym id="1ji6v"><wbr id="1ji6v"></wbr></acronym>
                1.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微信關注
                  官方微信號:南方財富網
                  加關注獲取每日精選資訊
                  搜公眾號“南方財富網”即可,歡迎加入!
                  廣告服務聯系我們網站地圖

                  阿里46億入股申通是怎么回事?具體什么情況?

                  2019-03-12 08:30 金融界

                    今天(3月11日),今日申通快遞發布公告,阿里巴巴將投資46.6億元,入股申通快遞控股股東公司,未來會在物流科技、快遞末端、新零售物流等領域進一步探索合作。

                    陳德軍曾說過“申通和菜鳥理念完全不同,投資菜鳥只是給面子”,如今接受阿里投資,也算明確表明陣營關系。

                    目前三通一達(申通、中通、圓通、韻達)加上百世五家公司,已有四家被阿里投資,只剩下韻達還沒“入坑”,快遞業的集團競爭趨勢越發明顯。

                    申通終于“屈服”阿里

                    此次阿里投資申通的方式,跟之前投資圓通、中通明顯不同。

                    申通控股股東的德殷投資(陳德軍、陳小英合計持有德殷投資 100%的股權,持有申通53.76%股份),將新設兩家與德殷投資處于同一控制下的子公司,德殷投資以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對新公司出資或轉讓給新公司,新公司A持有29.9%股份,B公司持有16.1%。德殷投資直接持有上市公司 7.76%的股份。

                    德殷投資將引入阿里作為新公司 A 的戰略投資者:阿里獲得新公司 A49%的股權,阿里支付的對價為人民幣46.6億元。

                    新公司 A 和新公司 B 尚未設立。值得一提的是,在本次德殷投資持股結構變更完成后,阿里并不直接持有申通股權,德殷投資持有申通53.76%股份并沒有變化,仍由陳德軍、陳小英通過德殷投資和新公司控制。

                    如此,申通既不會被阿里搶走話語權,也表明了陣營態度。為何如此?

                    陳德軍同時是王衛和馬云的朋友。據掌鏈傳媒報道,馬云曾表達出“簽訂排他協議入股申通”意圖,但被陳德軍拒絕了,通達系快遞大部分業務來自阿里,但陳德軍與阿里合作的初衷不是站隊,尤其不能接受吞并品牌的合作方式。

                    而陳德軍與王衛相識多年,私交甚篤。2017年順豐上市敲鐘,順豐邀請了‘通達系’老板過去捧場,只有陳德軍一人去了現場。

                    從媒體報道和對外表現來看,陳德軍其人質樸、實在,隨性而不城府,但在“順豐關閉菜鳥物流數據接口”之后,快遞公司不得不選擇站隊。夾在中間的陳德軍最終做了從商業角度出發的選擇,但如此投資方式,也很大程度弱化了阿里對申通的影響。

                    通達系多半已入阿里陣營

                    通達系快遞公司,不管是業務來源還是資本投資,早已陣營分明。

                    2015年5月,阿里巴巴與云峰基金聯合對圓通速遞進行戰略投資。2018年5月,阿里巴巴、菜鳥網絡和中通快遞宣布達成戰略投資協議,而百世則堪稱阿里“親兒子”,從2008年天使輪就拿到阿里的投資,如今阿里已成為百世最大股東。

                    目前,阿里系持有圓通17.03%股份,持有中通8.43%股份,持有百世27.79%股份。加上申通,中國快遞市場幾大主要物流公司中的申通、圓通、中通和百世,背后均有阿里的身影。

                    阿里于2013年5月28日啟動中國智能物流骨干網項目,計劃未來8-10年內,建立智能物流骨干網絡,去年5月的全球智慧物流峰會上,馬云稱300多億美金才只是剛剛開始,為了建設國家智能物流骨干網,“會投入上千億元人民幣來打造這件事情,如果1千億不夠,我們會投資幾千億”。

                    菜鳥做信息、技術平臺,不會自己下場做快遞搶快遞公司生意,而阿里能給快遞公司帶來的業務量,足夠吸引快遞公司與阿里保持合作關系,投資入股,表明阿里為了應對外部競爭以及深化合作,正在增強其對快遞業的話語權。

                    快遞競爭的集團化對抗

                    上周六,筆者去參加了點我達三周年年會,這家公司已被菜鳥控股成為阿里系公司。目前點我達覆蓋全國300多座城市,以眾包模式做即時物流。創始人趙劍鋒在談論即時物流競爭格局時表示,目前即時物流玩家已基本穩定,并且競爭已從單打獨斗進入集團軍競爭層面。

                    這句話同樣也適用于快遞業。快遞公司的發展靠業務訂單,電商物流的陣營對抗非常明顯:依托阿里的菜鳥聯盟,從服務京東再到服務第三方的京東物流、在高端快遞市場一家獨大的順豐,同城即時物流的美團。

                    不同的是,阿里、京東和美團都是從以商流發展到物流。商流推動物流的發展,以阿里為例,物流只是服務其商業生態的底層基礎設施,前段時間,國美進入大件物流,也是從交易需求上延伸而出。商流對物流有驅動作用,對接的商流越豐富,物流才有更多場景覆蓋,帶來更大的規模效應。

                    也因此,最近幾年,物流公司也開始綜合化發展,例如順豐,在主營快遞業務增長滯緩后,順豐依托高品質的快遞、重貨、倉儲等物流資產向外延伸,構建垂直一體化的綜合供應鏈服務。尤其是在零售方面進行多次嘗試,屢戰屢敗精神可嘉,但也透出順豐的焦慮。

                    數字化供應鏈時代,單個環節將商流、物流、資金流合筑的數字化供應鏈大閉環結合得更加緊密。必然,單個公司的對抗將會弱化,逐漸融入到生態層面的對抗中。

                    南方財富網微信號:南方財富網

                  十一选五玩法及奖金